★ 天堂公告

正宗 iPhone JB者天堂 絕對是您首選代客 iPhone 破解 / iPad 改機 / iOS 越獄 / iPod touch 維修團隊!獨家精緻優化介面、完整線上教學、穩定安全的系統,絕非仿間平凡破解服務!A 級以上會員 並享終身保固,任何原因玩掛可免費重新 JB!

誰造就了微軟 “失去的十年” ?

在2012年國際電子消費展中,鮑爾默身後20英尺高的屏幕牆開始閃爍著他的名字。伴隨著音樂優雅的節奏,微軟CEO史蒂夫﹒鮑爾默步入了拉斯維加斯威尼斯人酒店的宴會廳。在2012年國際電子消費展中,鮑爾默身後20英尺高的屏幕牆開始閃爍著他的名字。國際電子消費展是科技界的盛宴。每年1月份,超過15萬名技術人員和企業高管都會涌入了拉斯維加斯,參觀最新的技術和科技產品。參會者從一個展廳走向另外一個展廳,急匆匆的希望搶先獲得最新的試用產品,絲毫不在乎在會場助興的各類娛樂明星。

讓人感到尷尬的是,鮑爾默在演示搭載Window sPhone 7操作系統的智能手機時出現了故障,一位微軟員工不得不為首席執行官更換了一部手機。各大媒體對此的反應非常悲觀,一位知名博主更是毫不客氣地說“微軟在最後一屆展示會中,竟然開了這么一個殘酷的玩笑。”

對Windows和Office的溺愛
過去十多年一系列的錯誤,導致微軟從消費電子產業的創新者演變成為碌碌無為的跟隨者。近些年以來,微軟不斷被谷歌facebook和苹果在各個領域所超越。這些企業革新了社交媒體的技術體驗,而反應遲緩的微軟卻仍在極大地依賴于W indow s、O f-fice和服務器軟件等傳統產品,來支撐著公司的財務表現。在一個充滿活力且不斷變革的市場中,微軟變成了高科技產業中的一家底特律汽車製造商,即便是在競爭對手顛覆了世界的情況下,卻依然在生產線上製造那些雖然閃爍著光澤,卻已經被市場所淘汰的產品。微軟絕大多數的創新,要么給自身帶來巨大的虧損,要么就是對新領域幾乎毫無影響。

數據可以說明問題。2000年12月,微軟的市值曾達到5100億美元,是當時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但是到了今年6月份,微軟的市值僅有2490億美元,不到當年的一半,降至全球市值第三大公司。反觀苹果公司,2000年12月市值僅有48億美元。到了今年6月份,市值已經高達5410億美元。(來源:南方都市報 南都網)但是,微軟曾經是地球上最幸福的公司。1995當Window s95發布的時候,為了能夠率先買到正版操作系統,計算機極客們從午夜開始便在科技產品商店的門外排起了長隊。知名脫口秀主持人杰﹒雷諾(JayL eno)出現在了微軟園區參加慶典活動,紐約的帝國大廈甚至都裝點上了微軟的色彩───紅、黃、綠三色。

到了1997年年底,W indow s 95和其它微軟的操作系統,已經占據了美國P C市場86.3%的市場份額(苹果M ac操作系統當時的市場份額僅有4.6%.)。蓋茨的身家早在1992年便達到68億美元,他也在當年被《福布斯》雜誌評為全球首富。微軟在美國社會擁有了空前的影響力。從當時的情況看,似乎沒有什么能夠阻擋這家軟件巨頭的發展。然而,對於W indow s操作系統和O ffice辦公套件這兩大產品的過于偏愛,卻導致微軟一再錯失在其他技術領域領先的大好機會。這種偏愛甚至滲透到了整個微軟,這也導致微軟在面臨新競爭對手的挑戰時,無法做出快速的回應。一位軟件工程師表示,“哪怕是妳想要編寫的任何一個程序,都必須圍繞著Window s或者現有產品。這令人感到非常困惑,因為妳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去解決問題,而這些問題與妳的產品沒有關係。就是這一點,讓妳開發產品的速度減緩了下來。”

公司文化的轉變
但實際上,在技術領域內的保守還不足以完全擊垮微軟,更深層次的原因還在於後來公司文化的轉變。在上世紀90年代初,幾乎所有的微軟員工在計算機都安裝了一款應用程序。這款應用程序會讓一個卡通的臉部表情一直出現在電腦屏幕當中:臉部究竟會有什么樣的表情則取決于微軟的股價表現。當微軟股價上漲時,顯示的是一張笑臉﹔當微軟股價下滑時,表情會非常的沮喪。對應的事實是,當時幾乎所有的微軟員工都通過期權獲得了公司一定的股份。在微軟任職16年的營銷經理埃德﹒麥卡希爾(E dM cCahill)表示,“當時微軟員工非常渴望利用每一個機會來增加公司的營收。在每一次參與的會議中,都有著明確的目標和清晰的結果,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動作越快,微軟的股價就會上漲得越快,他們的個人財富也將會越多。”

但是這一切狂熱在1999年互聯網泡沫破滅之後,都回到了原點。1999年12月30日,微軟股價在剛剛創出歷史新高119.94美元之後便出現持續下滑。僅僅16天之後,比爾﹒蓋茨把微軟首席執行官的位置交付給了鮑爾默。在隨後的一年時間中,微軟股價下跌了一半以上,而且再也沒有回到曾經的歷史高點。這意味著,曾經給微軟員工帶來數不清財富的金鑰匙───股票期權,也變成了“潛水期權”。

隨之而來的問題,則是員工中嚴重的財富分化。有些員工每天開著自己新買的賓利上班,而有些員工則開著緊湊車型轎車道奇霓虹。曾經那個團隊並肩作戰雄霸天下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財富分化問題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微軟老員工與新員工之間的關係。2003年前後,微軟決定不再向員工提供股票期權,以此來削減支出。而這意味著,後來的員工衹有通過晉級,才能得到財富上的回報,而他們的前輩們則可以專心于技術研究,專注于產品。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官僚主義開始在微軟逐漸形成,進一步降低了自身的創新能力。更多的微軟員工開始尋求獲得管理崗位,而更多的管理者意味著要召開更多的會議,更多的會議導致了更多的備忘錄,所有的這一切也導致微軟創新能力的大幅降低。一位微軟前技術人員表示,“在這樣的組織系統中,軟件設計工作似乎都是由委員會來完成的。所有的事情都進展得非常緩慢,員工需要開的會太多了。”

步步倒退
正因為如此,微軟在隨後的市場競爭中步步錯失先機。苹果公司早在2001年便發布了iPod音樂播放器,而直到兩年之後,微軟的高管還在試圖想出如何與苹果對抗的方法。蓋茨在2003年11月2日向部分微軟高管發送電子郵件稱,“因為我們推出音樂服務的時間過晚,我們可能將在該市場永遠落後于其它競爭對手。用戶不希望放棄自己的硬件。”蓋茨在郵件中表示,結果就是微軟不會說服消費者使用微軟的產品。他寫道,“我看不到有什么能夠確保我們成為市場龍頭的證據。我認識的人(我承認他們都是富人),都擁有下載了數千首歌曲的iPod.”蓋茨說,投資銀行A llen& C o.的管理者赫伯﹒艾倫(H erbA llen)曾一次為好友購買了數十個iPod.他寫道“巴菲特也非常喜歡iPod.”

隨著時間的推移,直到2006年11月14日,微軟才推出了自有音樂播放器Zune.在該設備推出僅僅45天之後,賈伯斯便發布了把手機、音樂播放器、互聯網接入、照相機和其它Zune所不具備的功能融為一體的iPhone手機。但是對於不想購買手機的用戶,iPod依然是他們不二的選擇。事實上,苹果早已推出了公司第五代iPod───售價並不昂貴的iPodM ini.在距此不到一年之前,苹果還推出了公司售價最低的音樂播放器iPodN ano.Zune很快便在市場中取得了慘敗的戰績。到2009年,iPod依然占據著音樂播放器市場71%的份額。除了朝鮮大選之外,這樣的數據在市場中幾乎就看不到。與此同時,Zune的市場份額卻不足4%.去年10月,微軟終止了Zune業務,寄希望于消費者能夠購買一部像iP h o n e一樣融入音樂播放器功能的W indow s Phone手機。

不僅在新的多媒體業務上節節敗退,微軟在曾經引以為傲的操作系統上也翻了大跟頭。2001年5月,微軟執行了名為“長角”(Longhorn)的項目,預計將會在2003年年底發布名為W indow sV ista的產品。然而,直到2004年6月,賈伯斯宣布苹果將推出名為“T iger”的操作系統時,Window sV ista何時推出仍然杳無音信。實際上,“T iger”中的許多功能都是微軟計劃在長角中推出的功能。這注定了V ista的失敗命運。實際上,兩年以後當W indow sV ista操作系統終於在商店的貨架中現身時,不少媒體就撰文指出,微軟推出W indow s V ista是2007年最令人失望的科技事件。

從技術轉向管理的巨大風險
現在總結這些微軟曾經犯下的昏招,足以看出互聯網公司從技術轉向管理的巨大風險。當苹果推出iP hone手機時,鮑爾默在2007年曾嘲笑著說,“iPhone沒有機會在市場中獲得很多市場份額。”他在同一年還表示,“iPod的確是熱門品牌,但苹果不是。”在苹果2010年推出iPad平板電腦時,鮑爾默更是對這款產品嗤之以鼻。但是截至目前,iPad的累計銷量已經超過了5500萬部。鮑爾默對谷歌的預測同樣也不靠譜。鮑爾默在2005年曾經公開表示,“谷歌算不上是一家真正的公司,它就是一個爛攤子。”

鮑爾默不斷犯下的錯誤,也讓微軟的技術專家們開始抱怨。
一位在去年跳槽到谷歌的微軟前程序員說,“鮑爾默擁有著把腳塞進嘴裡,讓人看上去非常愚蠢的技能,這會一點一點地折磨著微軟的每一位員工。在他做出了那么多錯誤的預測之後,妳就明白這些絕對無法原諒,因為這意味著他聽不進身邊技術人員的諫言。”(來源:南方都市報 南都網)作為微軟的首席執行官,鮑爾默聲稱他首先考慮的不是讓微軟“扮酷”,而是利潤。換句話說,微軟首先考慮的是通過銷售自有的新技術賺錢。但事實上是:微軟靠著錢獲得了市場領先優勢,因為這家公司總是比任何一家競爭對手都擁有更多的資金。

不過微軟的這種優勢已經不復存在。鮑爾默長期以來一直依靠的優勢如今已經徹底消失了。谷歌當前賬面上已經持有500億美元的資金,與微軟的580億美元相差無幾。另一方面,苹果從今年開始已經持有了超過1000億美元的資金。使用財務力量讓公司在市場中保持領先優勢對微軟或鮑爾默來說已經無法再次奏效。賈伯斯曾經在沃爾特﹒艾薩克森為他撰寫的自傳中公開談論過鮑爾默在微軟的問題上所扮演的角色。賈伯斯說,“做銷售的人經營公司,做產品的人就不再那么重要,其中很多人就失去了創造的激情。斯卡利加入後,苹果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是我的失誤﹔鮑爾默接管微軟後也是這樣。苹果很幸運,能夠東山再起,但我認為衹要鮑爾默還在掌舵,微軟就不會有什么起色。”

不過最有趣的是,賈伯斯在這一點上最終譴責的是蓋茨。賈伯斯說,“他們從來沒有展示過原本應當展示出的產品智慧野心。蓋茨習慣把自己標榜為產品人,但他確實不是。他就是一名商人。贏得業務永遠比製造出偉大的產品重要得多。”